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彭德怀留在宁夏土地上的笑声

来源:宁夏日报客户端 时间:2021-04-15 16:55:00 查看原文>>

  1936年6月,根据当时国内的形势,中共中央研究部署了“以发展求巩固”的战略方针,组成由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的“中国工农红军西方野战军”进行西征,到宁夏、甘肃广大地区作战,以扩大新根据地,扩充红军,并促进东北军、西北军形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进而促进中华民族的抗战。经过半年的征战,解放了陕甘宁地区近400平方公里的土地。在宁夏这片广袤的黄土地上,中国工农红军谱写了一曲壮丽的凯歌。

  1936年8月16日,美国著名的记者和作家埃德加·斯诺,来到宁夏境内的红军西征前线——西征总部驻地预旺堡(现为吴忠市同心县豫旺镇农贸市场西北处)进行战地采访。

  在《彭德怀印象》一节中,斯诺把彭大将军关怀小辈、感情丰富、热爱生活的一面展现给世界,使我们更深刻地体会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革命事业艰苦奋斗,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崇高精神世界,成为我们从党史学习教育中汲取向上的力量的红色篇章。

2----彭德怀.jpg

斯诺镜头中的彭德怀。

  以下是斯诺在预旺堡“同红军在一起”的生动记录:

  在甘肃和宁夏的山间和平原上,骑马和步行了两个星期以后,我终于来到预旺堡,那是宁夏南部一个很大的有城墙的市镇,那时候是红军一方面军和司令员彭德怀的司令部所在地。

  ……

  我住在彭德怀设在预旺堡的司令部的院子里,因此我在前线常常看到他。附带说一句,司令部——当时指挥三万多军队——不过是一间简单的屋子,内设一张桌子和一条板凳,两只铁制的文件箱,红军自绘的地图,一台野战电话,一条毛巾,一只脸盆和铺了他的毯子的炕。他同部下一样,只有两套制服,他们都不佩军衔领章。他有一件个人衣服,孩子气地感到很得意,那是在长征途中击下敌机后用缴获的降落伞做的背心。

  我们在一起吃过好几顿饭。他吃得很少很简单,伙食同部下一样,一般是白菜、面条、豆、羊肉,有时有馒头。宁夏产瓜,种类很多,彭德怀很爱吃。可是,好吃惯了的作者却发现彭德怀在吃瓜方面并不是什么对手,在彭德怀参谋部里的一位医生前面只好低头认输,他的吃瓜能力已为他博得了“韩吃瓜的”这样一个美名。

  我必须承认彭德怀给我的印象很深。他的谈话举止里有一种开门见山、直截了当、不转弯抹角的作风很使我喜欢,这是中国人中不可多得的品质。他动作和说话都很敏捷,喜欢说说笑笑,很有才智,善于驰骋,又能吃苦耐劳,是个很活泼的人。这也许一半是由于他不吸烟、也不喝酒的缘故。有一天红二师进行演习,我正好同他在一起,要爬一座很陡峭的小山。“冲到顶上去!”彭德怀突然向他气喘吁吁的部下和我叫道。他像兔子一般窜了出去,在我们之前到达山顶。又有一次,我们在骑马的时候,他又这样叫了一声,提出挑战。从这一点和其他方面可以看出他精力过人。

  彭德怀迟睡早起,不像毛泽东那样迟睡也迟起。就我所知,彭德怀每天晚上平均只睡四、五小时。他从来都是不急不忙的,但总是很忙碌。我记得那天早上一军团接到命令要前进二百里到敌区的海原,我多么吃惊:彭德怀在早饭以前发完了一切必要的命令后,下来同我一起吃饭,饭后他就马上上路,好像是到乡下去郊游一样,带着他的参谋人员走过预旺堡的大街。

1--QQ图片20210414205259.jpg

采访红军将士的斯诺。

  附带说一句,虽然政府军飞机常常在红军前线扔传单,悬赏五万到十万元要缉拿彭德怀,不论死活,但是他的司令部门外只有一个哨兵站岗,他在街上走时也不带警卫。我在那里的时候,看到有成千上万张传单空投下来要悬赏缉拿他、徐海东、毛泽东。彭德怀下令要保存这些传单。这些传单都是单面印的,当时红军缺纸,就用空白的一面来印红军的宣传品。

  我注意到,彭德怀很喜欢孩子,他的身后常常有一群孩子跟着。许多孩子充当勤务员、通讯员、号兵、马夫,作为红军正规部队组织起来,叫作少年先锋队。我常常见到彭德怀和两三个“红小鬼”坐在一起,认真地向他们讲政治和他们个人问题。他很尊重他们。

  一天我同彭德怀和他一部分参谋人员到前线去参观一所小兵工厂,视察工人的文娱室,也就是他们的列宁室即列宁俱乐部。在屋子里的一道墙上有工人画的一幅大漫画,上面是一个穿和服的日本人双脚踩着满洲、热河、河北,举起一把沾满鲜血的刀,向其余的中国劈去。漫画中的日本人鼻子很大。

  “那是谁?”彭德怀问一个负责管理列宁俱乐部的少先队员。

  “那是日本帝国主义者!”那个孩子回答。

  “你怎么知道的?”彭德怀问。

  “你瞧那个大鼻子就行了!”

  彭德怀听了大笑,看看我。“好吧,”他指着我说,“这里有个洋鬼子,他是帝国主义者吗?”

  “他是个洋鬼子,那没问题,”那个少先队员说,“但不是日本帝国主义者。他有个大鼻子,但要做日本帝国主义者还不够大!”

  彭德怀高兴地大笑,后来就开玩笑地叫我大鼻子。事实上,我的鼻子在西方人的社会中是正常的,并不惹眼,但在中国人看来,外国人都是大鼻子。我向彭德怀指出,当红军真的与日本人接触后,发现日本人的鼻子同他们自己的鼻子一般大时,这种漫画可能使他们感到极其失望。他们可能认不出敌人,而不愿打仗。

  “不用担心!”司令员说。“我们会认出日本人来的,不管他有没有鼻子。”

4a90ba3739bc4b9b8bc765eb75f84a92.jpeg

西征红军总指挥部旧址。

  有一次我同彭德怀一起去看一军团抗日剧团的演出,我们同其他战士一起在临时搭成的舞台前面的草地上坐下来。他似乎很欣赏那些演出,带头要求唱一个喜欢听的歌。天黑后天气开始凉起来,虽然还只八月底。我把棉袄裹紧。在演出中途,我突然奇怪地发现彭德怀却已脱了棉衣。这时我才看到他已把棉衣披在坐在他身旁的一个小号手身上。

  我后来了解彭德怀为什么喜欢这些“小鬼”,那是他向我的再三要求让步,把他自己的童年的一些情况告诉了我的时候。他在自己的童年所受的苦,可能使西方人听来感到惊奇,但是却是够典型的背景材料,可以说明为什么许多中国青年像他那样投奔红军。

  1936年9月,斯诺在前线采访结束,彭德怀等领导人为斯诺送行,斯诺返回保安后,又经西安返回北平,开始撰写采访见闻,即《红星照耀中国》,后被翻译为《西行漫记》,1937年10月此书正式出版,成为震惊世界的不朽著作。 

  斯诺是在红色宁夏区域采访的第一位西方新闻记者,他的《西行漫记》一书中,有四分之一内容是在宁夏完成的。他把真实的中国共产党、红军和宁夏第一次介绍给了世界人民,为世界人民了解宁夏打开了一扇窗户。(宁夏日报记者 张国长 图片来源于《西行漫记》)

 编辑:韩强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