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禁毒日 走近这些失足入“毒圈”的青年人

来源:宁夏日报 时间:2019-06-26 07:51:24 查看原文>>

CgsCHF0Si3eAb3-SABBHyXsBhEI792.jpg

  编者按

  截至2018年底,我区登记在册吸毒人员3.1万余名,吸毒者已由高消费人群向普通人群扩散,青少年正逐步成为新型毒品的主要消费人群。从吸食毒品种类看,冰毒等合成毒品吸食群体年龄偏小,35岁以下的占73%。

  切实加强对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增强青少年识毒、防毒、拒毒意识,控制青少年吸毒行为的滋生成为当前我区禁毒工作的重中之重。

  日前,记者走进宁夏女子强制隔离戒毒管理所,采访了一些误入歧途的青年,他们也想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同龄人:洁身自好,远离毒品。

W020190530712305403961.jpg

  学会甄别朋友圈 谨防失足入“毒圈”

微信截图_20190626070854.png

6月25日,银川市兴庆区前进街街道办事处西塔社区开展了“璀璨人生 远离毒品”青少年禁毒主题教育活动,增强社区青少年识毒、防毒、拒毒的能力。宁夏日报记者 刘惠媛 摄

  躲不掉的“朋友圈”

  清瘦的身材、利索的短发、清秀的眉眼,谁能想到,坐在记者面前的这个瘦弱的女孩,竟是“二进宫”的强制戒毒人员。

  楚楚(化名)是90后,曾是一名护士,初次沾毒时仅有19岁。那是2014年的夏天,她参加了一个朋友聚会,聚会中她的年龄最小,哥哥姐姐们教她玩了一个“刺激”的游戏。游戏过后,楚楚亢奋得一夜未眠,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过了几天,朋友又约着寻刺激,楚楚没有拒绝。

  五六次后,楚楚才知道,这种游戏叫“溜冰”,也就是吸食冰毒。深陷其中楚楚,已经无力拒绝朋友的“邀请”,她一次次陷入吸食后的兴奋之中。

  直到2016年3月,民警突然出现,楚楚的母亲才知道,平时的乖乖女竟然吸食毒品。

  楚楚父母早年离异,她跟母亲生活。母亲要求她每天晚上必须回家,不许夜不归宿。可母亲哪里知道,为了方便和朋友一起“溜冰”,楚楚早就偷偷辞掉了工作。

  2017年2月,楚楚第一次强戒结束。回到家后,她信誓旦旦向母亲保证,再不会碰毒品,并删除了之前朋友圈的所有信息。

  情窦初开的女孩恋爱了,对方有着令人着迷的“神秘感”。交往不久,男友约楚楚一同“溜冰”,楚楚抱着侥幸心理复吸了。2018年5月,楚楚再次被强制戒毒。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很多吸毒的女孩都和楚楚一样,有着特殊的“朋友圈”,她们对这个“圈”既爱又怕,想逃离,又离不开。

  19岁的四川女孩阿古(化名)2018年来银,投奔在银打工的同村阿哥。阿哥带她领略了西北风土人情的同时,也将事先准备好的海洛因注射到她体内。

  宁夏女子强制隔离戒毒管理所一大队管教中队队长海燕说,很多年轻人结交社会闲散人员,第一次接触毒品,都是受朋友蛊惑,从而沉迷其中。

  糖衣包裹的“炸弹”

  海燕告诉记者,在女子戒毒所里,因吸食新型毒品而接受强戒的吸毒人员占学员总数的70%左右。为吸引消费者、迷惑公众,一些毒贩不断翻新毒品花样,变换包装形态,“神仙水”“娜塔沙”“0号胶囊”“氟胺酮”等新型毒品不断出现,具有极强的伪装性、迷惑性,以青少年在娱乐场所滥用为主,给监管执法带来难度。还有一些毒品伪装成咖啡、奶茶、可乐、跳跳糖、巧克力、曲奇饼干等饮品及小零食,极易被不明真相的青少年误食,从而染上毒瘾。

  新型毒品是相对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而言,主要指人工化学合成的致幻剂、兴奋剂类毒品,也包括能够使人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

  宁夏女子强制隔离戒毒管理所教育科科长张新红说,新型毒品直接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系统,使人兴奋、行为失控,破坏大脑机能,极易诱发精神分裂,还会引发自伤自残行为、违法犯罪行为及多种疾病的传播,所以吸食新型毒品对自身、家庭、社会的危害更大。

  海燕说,父母离异、交友不慎、自控力差、不愿受委屈等,是青少年吸毒人员的“共性”。从吸食毒品的第一口开始,他们就会产生深深的自卑感,不愿接触正常的朋友圈,而会自觉主动地寻找跟自己同样经历的人。

  预防教育是关键

  经调查,近年来我区查获的17岁以下未成年吸毒人员中,有很多都是离校不到2年就沾染上了毒品,甚至发生过在校学生被毒贩雇佣参与运输毒品的案例。

  “让青少年远离毒品,预防教育是关键。”自治区禁毒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宁夏以高校和职业院校为重点,部署打造自治区级毒品预防教育示范学校100所,建成集数字阅览、VR体验、禁毒创意功能于一体的标准化校园禁毒图书角19个,全面筑牢学校禁毒教育主阵地。目前,我区依托宁夏毒品预防教育数字化平台,形成了覆盖全区所有学校和在校学生的数字化禁毒教育模式,各级学校每学年安排禁毒专题教育4课时,并融入各学科教学内容。

  自治区禁毒委、公安厅、教育厅已建立起青少年涉毒问题监测处置机制和学生涉毒事件处置预案,对于首次吸毒或被引诱、欺骗而吸毒的学生,及时开展教育、感化、挽救工作,提供戒毒治疗服务,防止因偶吸毒品荒废学业甚至毁掉前程的情况发生。严打引诱、唆使、欺骗、强迫未成年人吸贩毒的不法分子,确保校园无毒品、学生不吸毒。

  数据显示,2018年全区青少年群体对识毒、拒毒和防毒的综合认知得分为92.9分。全区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6.27”工程效果评估综合得分率为90.37%,满意率为93.84%,接受毒品预防教育率为87.05%,禁毒知识知晓率为92.90%、毒品预防教育工作得分率为81.28%。

  专家建议,要想让青少年毒品预防达到效果,就必须推动学校、社会各级各类毒品宣传措施真正落地,从根本上提高青少年辨别毒品的能力。提高禁毒意识应体现“全方位”和“打持久战”的思想,形成社会、学校、家庭各种环节结合的禁毒预防机制。(宁夏日报记者 秦磊 李锦)

W020190530712305403961.jpg

微信截图_20190626071105.png

同心警方破获贩毒案,查获毒品海洛因。通讯员 秦鸿宾 摄

  禁毒“刀锋卫士”

  “禁毒工作可谓是在刀尖枪口上行走,破获的每一件毒品案,过程都充满着艰辛和曲折!”6月23日,宁夏十佳民警勉力义说。

  勉力义是一名缉毒警察,在一次次与犯罪分子的斗争中,他从不言累,从不退缩。线索研判,他昼夜苦战;跟踪侦查,他亲自参与;抓捕毒贩,他更是一马当先。

  2014年的一天,得知一名毒贩开着大货车携带毒品,勉力义和同事设卡查车。停车后,未等勉力义和同事们靠近,毒贩突然加速冲出关卡。“我们开着警车加速追出5公里左右才超过对方,一个急转刹车堵在大货车前,逼停货车后成功将毒贩抓获。”为了打掉毒贩,勉力义和同事没有考虑个人安危。

  “我们的工作状态永远是忙,根本没有节假日,出差最长的一次长达69天。”从事禁毒工作7年,勉力义陪家人的时间较少,“大儿子今年上初三了,我从没见过孩子老师;小女儿7岁了,都没带她出去旅游过。”2013年以来,勉力义先后带队破获重特大案件386起,其中缴毒千克案件24起,缴毒万克案件9起,缴获毒品海洛因190千克。

  在我区禁毒战线,这样的“刀锋卫士”还有很多。中卫市沙坡头区禁毒办专职副主任任静说:“我们每天要面对深受毒品侵害、心理自卑自闭、思想不稳定的戒毒人员,必须用心帮扶,才能让他们回归健康生活。”刘某刚从强制戒毒所出来时,被妻子拒之门外,面临再次被边缘化的困境。为帮助刘某获得家人的谅解和关怀,任静及时帮其找了一份工作,并一次次上门耐心给刘某妻子做思想工作,讲解家庭对一个吸毒人员重获新生的重要性。“看到刘某真正远离毒品,回归家庭,过上幸福生活,我很欣慰。”每每挽救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任静都有种幸福感。(宁夏日报记者 马照刚)

  浪子回头金不换

  他们是一个曾经深陷痛苦绝望、令亲人伤透了心的特殊群体,在戒毒民警的帮助下,在社会各界的关爱下,他们重新扬起了生活的风帆。6月24日,在固原市西吉县吉强镇禁毒专干何红红的引领下,记者见到了已成功戒毒的小周。

  3年前,几位熟悉的朋友拉小周去聚会,在朋友的怂恿下,他第一次吸食了毒品,吸毒后的快感让他不由自主多次触毒。“我当时非常绝望,怕别人知道这个情况,甚至不敢出门。向亲朋好友也借不上钱,为了不让父母知道我在吸毒,我每天硬着头皮去县上打临工,度日如年。”小周眼里流出悔恨的泪。

  “在何红红一次次的劝说、帮助、教育下,我终于明白了,做人不能那么没有出息,我下定决心配合禁毒专干的工作,彻底戒掉毒瘾。”小周说,目前他已远离“毒友圈”,成为一名禁毒志愿者。

  如今,小周注册了一家公司,从事房地产中介业务,还招收了两名戒毒人员共同创业。“虽然收入不算太多,但也让大家有一个固定的工作可干,更重要的是杜绝了他们再次沾染毒品的机会。”小周说。

  从戒毒人员到创业“明星”,我区各地禁毒部门优化“暖心工程”,拓展服务载体。中卫市沙坡头区禁毒委依托微信平台,提供招工信息服务,开通“一米阳光戒毒康复就业服务指南”,每天发布沙坡头区内的最新就业招聘信息,提供创业贷款、农业补贴、税收优惠和社保、医保、低保等相关帮扶政策,为戒毒人员重新融入社会“牵线搭桥”,增强他们的创业信心,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一条“吨袋生产车间招聘”的信息吸引了戒毒人员胡某的注意。“我没啥学历,也不会啥技术,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在强制戒毒所练就的一手加工吨袋的‘好手艺’,正好适合这工作。”经过努力,胡某如今已成为吨袋车间的带班组长。吨袋车间招聘信息发布仅两周时间,就已安置戒毒人员5名,平均月收入4500元。

  “近年来,辖区毒情形式达到了‘五降一升’的趋势,戒毒康复人员就业率达到90.8%,目前所安置的社区戒毒康复学员中无一人复吸。”“一米阳光”负责人刘志辉说。(宁夏日报记者 马忠)

  辛苦只为能灭“毒”

  18岁的小博(化名)走进强制隔离戒毒所之前,曾是父母、老师眼中的好孩子。因家庭变故,交友不慎,小博染上毒瘾不可自拔。银川市兴庆区中山南街绿荫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宁佳说,毒品毁掉花季人生轻而易举,但要让他重回社会却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

  “小博的强戒生活快要结束时,我们对他进行了出所前的提前干预。”宁佳说,通过深入接触,了解到毒品带给他的是身体上的伤害,父母的离异则带给了他心灵的创伤。宁佳和同事们鼓励他加入社区的文艺小分队,但小博对自己产生了质疑:“我吸过毒,真的可以当禁毒志愿者吗?”“当然可以!”宁佳坚定地鼓励他,吸纳他加入到禁毒志愿者队伍中,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同为基层禁毒专干的西夏区禁毒办工作人员杨蕊在近4年的禁毒工作中也深有感触。杨蕊讲,一个才2岁多的孩子,父母犯了毒瘾把他烫伤;还有个孩子因为母亲吸毒,一出生便带有传染性病毒,不能和别的小朋友玩。“听到这些事儿,看到这些孩子,就觉得心好痛。”杨蕊说,由此,也更想将毒品的危害告诉更多的人。

  杨蕊2015年大学毕业进入禁毒办工作,作为单位唯一的女同志,她经常要配合队友抓获毒贩,“有一次我单独和毒贩同乘一部电梯,近距离接触他们,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可我不想放弃,我是发自内心地喜欢这份工作。”杨蕊说。

  如今,开朗又有禁毒工作经验的杨蕊在西夏区禁毒教育基地承担讲解员、宣讲团工作,还会经常到辖区57所学校授课,给孩子们讲述毒品的危害。(宁夏日报记者 刘惠媛)

W020190530712305403961.jpg

  银川警方破获贩毒案缴毒16千克

  银川市公安局通过2年多时间摸排,破获一起贩毒案,查获毒品16千克。

  “吴忠市的苏某经常来银川治病,他每次到银川治病时都会事先与吸毒人员约好会面,通过贩卖毒品筹措治疗费用。”2016年11月,银川市公安局民警在办理一起吸毒案件时得到重要线索。经调查核实,苏某不仅在银川、吴忠贩卖毒品,还在陕西榆林、内蒙古从事毒品交易。由于苏某不与陌生人接触,下线成员固定且交易十分谨慎,案件查办一时陷入僵局。

  “苏某这几天比较大方,货足价低,就是货色比以前差一点,他突然开了一辆宁夏牌照的奥迪轿车。”2017年元旦过后,在榆林开展工作的民警向专案组反馈消息。通过对苏某的车辆进行调查,警方发现这辆车在云南一直由郑某驾驶,结合苏某突然大方卖货,以及与郑某双方银行账户的转账情况,警方初步推测双方已完成了一次毒品交易。由于未获取直接证据,专案组决定暂时不实施抓捕。当年2月,云南警方传来消息,确有一名宁夏籍男子在同郑某做毒品生意。3月,办案民警侦查到境外有人联系郑某,让其准备发货。郑某让苏某打定金,苏某当时因资金周转困难一直拖延,后来也是迟迟没有交易。2018年,苏某一整年都没有动作。专案组分析应该是货源断供或没有下家敢上门买货。侦查工作也暂时降为关注状态。

  直至2019年1月底,银川警方在侦办另一起案件时,获得苏某在云南活动的消息,民警再次重启调查。4月15日,苏某乘飞机抵达昆明,郑某也于4月15日凌晨接到货并带回家中,当天二人会合。在工作中,专案组发现从郑某居住的村子出来有一条山路经金沙江也可以离开云南,这条路路况差但较隐蔽,根据苏某、郑某做事谨慎的特点,警方分析判断他们肯定会走这条路,于是立即调集警力,进行部署。

  4月16日清晨,苏某和郑某果然选择了这条山路出逃。4月17日,专案组按照既定方案,待苏某和郑某与接货人会合后立即抓捕。当天13时20分,双方汇合在永郎高速入口处的安全区,打开后备箱开始搬运毒品时,被围捕的民警按在了地上。据了解,此次查获的毒品共计16千克。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宁夏日报记者 陶涛)

编辑:马文伟

更多新闻